嗨创新

立足工业设计,放眼创新发展。工业设计最新定义已上升到大系统思维的高度,传统工业设计时代终结。然而从理论愿景到实践应用并不容易,结合多年从业经历和跨界阅读,在未来我尝试建立一套新的实践方法论,并将其称之为“大工业设计”。

工作杂谈:用户体验与新时代工匠情感

      众所周知,这是个碎片信息的时代,根据2014年计算机行业深度报告,全球每天产生的互联网流量累计高达1EB,每天产生的海量新数据可刻满1.88亿张DVD光盘。在信息传递变得发达的同时,人们的伪知识量也在膨胀,比如在论坛博客或者朋友圈看了几篇干货或者某个行业的成功学书籍之后,飘飘然觉得自己对某个行业就很懂了,貌似通过阅读之后,作者的多年经验犹如无崖子给虚竹传内功一样瞬间传给了自己,这种现象实在是匪夷所思,当然我在这里并不是否认扩展阅读的益处。

      在国内很多产品领域都充斥着“人人都是设计师”、“人人都是产品经理”等等论调,人人都谈用户体验,民众被各种趋同性宣传和营销策略导向,对真实的美与好只是有着浅显的认知,越是“人人皆XX”的时候,越说明社会对这方面的认知匮乏。

      互联网产品行业的应该都知道苏杰曾经出了一本《人人都是产品经理》的书,火爆得不行,我当时虽有拜读,但是很不待见这个书名,后来在某个网站讨论平台(记不太清是知乎,还是36氪)有一篇关于如何确定自己是否适合产品经理职位的讨论话题,我在看评论时发现这个苏杰出现了,他回答的主要观点就是说并非每个人都适合,我当时就接着回复说,“你不是有写一本书说人人都可以成为产品经理吗,怎么这里又变卦了?”他很不好意思地回复说那书名很大部分是为了书的营销考量,这就是事实。

      我之前一直在关注互联网产品的各类用户研究文章,因为没有亲自参与过互联网产品研发工作,因此只能说其模式和方法理论有了初步的了解(大致请见下面两张图)。结合自己工作经历,试着拿其与实体工业产品的研发过程对比揣摩,逐渐有了一定的认知。


图1-互联网产品开发流程


图2- 互联网产品用户体验设计要素

      通过对比,发现最大的差异在于,用户体验研究在互联网产品研发和运营整个过程都可以进行并反馈再进行,而实体产品上市之后,市场不会再给你这个机会,一般企业也担负不起这个成本。那么在实体产品,用户体验研究只存在于前期策划和中期功能样机测试,并不能真正有效地得到目标用户的直接反馈,样机试用规模与互联网产品beta版试用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这让最终的判断效果大打折扣。

      在实体产品领域,如今大火大热的用户体验传递的准则即用户至上,那就是说用户是个二百五,你也得考虑如何让他用的爽,不是对那类人群的歧视,这真是个让人哭笑不得的新时代产品框框。企业为了商业利益最大化,即使定义了核心用户,仍然会眼馋其他用户,最后貌似研发出了考虑到所有用户都好识别、好操作、体验好,最后却有可能是个四不像平庸之物,这本身就违背万物平衡之理。
      在前段时间的《周末画报》里一篇文章说道,消费行为发生过程面临太多复杂性,产品研发往往太过注重用户体验,在有限人力和时间情况下,容易忽视其他因素,一款产品顺利销售出去相关的因素是相互作用的。某些既定的目标用户可能看了你的产品就觉得无聊,碰都不想碰,还谈什么用户体验。比如一个家庭买套音响系统,具有高品质要求的丈夫可能会因为妻子喜欢其他产品的外观,而选择这套音质稍逊的音响系统。
      这个时代几乎任何工业日用新产品不再是有与无的问题,有太多的类似竞争对手了。如果硬要从商业角度说用户体验,这项工作重要性我认为是去观察并分析用户,找出未来的需求以创造领人先机,而不是在目前研发中走入教条主义,本欲追求极致用户体验,却无形之中延误了有目标性产品的上市时机。实体产品最核心同样是满足功能,去发现未来的需求则需要专业人才去实体感受生活文化,观察并记录目标人群的生活形态以及如何使用现有的同类产品,在各类采集样本中探索并发现趋势(对于趋势,有几种不同层级的分类,见下图)。


图3- 何谓趋势

      当然这其中的时间成本也很高,同时人才配备也是关键,一个企业没有在人类学和社会心理学有研究的人才就别谈做什么实质性的用户研究了。可能有些人不相信,现在不是有很多用户研究方法吗?(目前确实是有很多,见下图),但是我只想说,现在一个企业随便找几个平面设计师都可以凑套VI、CI系统,但是在最终应用的指导上除去厂服、卡牌、文件抬头、日用品等等,其他核心应用上完全是形式主义。

 


图4- 用户体验研究方法

      在实体产品行业,很多时候大家在谈的用户体验往往只囿于使用人机因素,这个其实不过只是上图互联网产品用户研究设计因素中临界点的范畴,其他诸多因素那些高谈用户体验之辈完全没概念。人机因素为何谈得多,我想不过是自己跟用户都是人,如果研发的产品是为阿猫阿狗使用,我看如何自我套入,这也是产品研发过程中容易出现研发人员把自己当做用户来评判产品的现象。一个错误的用户体验认知论,有时候比领导拍脑袋更可怕。

      我相信人机使用方面,一个稍微合格的工业设计师不会去犯那种低级的错误。用户体验在实体产品行业只能说是个可借鉴的指导思想,但并不是圣旨,教条主义下的产品注定是一个专利工程师就能完成的加法型的、“安全”的堆叠式设计。

      我们本作为设计师群体(也是最有可能成为产品经理的人,当然这里指倾向产品研发类,有些企业产品经理倾向生产管理类)其中一员如今倒越来越没有讲话的余地了,外行人讲一句用户体验似乎是真理。我们在实际工作中综合平衡人机因素和产品整体方式时,假如牺牲了一点点易用性,那就是罪不可恕,犹如设计师最基本的人机知识一点概念都没有一样。

      中国自古以来就很忽视工匠的存在,现在广为人知的古代工匠除了一个半虚构的“鲁班”和四大发明其中几人,似乎再找不到另外一个。中国古代设计巅峰时期的明椅,不经过一定的学术考究,设计者是谁无从知晓。那个“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时代的劣根一直影响这个民族,如今亦是如此,崇各种舶来的产品理论,鄙新时代工匠——设计师对器物(产品)那份感性认知和情感注入。我们不敢与鲁班等人相提并论,但是我们外观架构为何这样定义,那根线、那个曲面、那份体块以及材质工艺,结合功能实现如何平衡在一起,有着我们不断推敲的情感注入(当然这当中排除一些纯粹玩味性的设计师,举一个典型就是央视大楼设计师雷姆·库哈斯在项目完成后调侃大楼设计灵感来自男下女上的性交姿势,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设计败类就不在其中)。我们在努力为使用者在使用工业器物功能的同时也能得到一种积极人文精神的导向和影响,在日常中慢慢导入一种生活美感,这也是我一直努力坚持做physical的产品主要内因。另外一个品牌的产品要有自己的DNA特色,那其必须充满创始人和设计师部门注入的积极情感,这种情感甚至有可能是独断的,就像苹果OS就不让你用盗版,那是一种信念。

      说到信念,最近对我影响很大的就是罗永浩和他的锤子产品了。从决定做手机伊始,各种质疑和冷眼不断,尤其是在小米的压力之下,但是看如今的成果,单单从公司网页就能见分晓,小米网站纯电商流,而锤子科技网站对得起老罗一直强调的工匠精神,虽然在得知老罗一直看不上国内工业设计师,直接请苹果前设计总监Robert Brunner所在的Ammunition设计公司进行硬件外观设计这个事实之后有点不快,但是通过阅读他的一篇访谈录,他确实是对工业设计深入了解和理解,不得不竖大拇指。浏览锤子科技网站,里面对T1的设计介绍,关于左右对称设计,一句“好的产品不应该左右使用者的左右手使用习惯”早已打动我,那种情感触电就像第一次吃到日本原装点心,国内包装习以为常的“保质期”三字被改成“赏味期限”四个字一样。


图5- 锤子科技官网首页

      最后回到工业设计师之于所设计的产品的用户体验,我认为首重是自我的生活体验。我记不清楚谁讲过,选择了什么样的产品领域,设计师就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我觉得反过来讲可能更贴切中国国情,就好比我天生不是喜爱剧烈运动的人,所以从来不会去关注运动类产品企业的设计以及设计招聘,我觉得自己都不爱这种产品带来的生活意义,不去体验,还何谈更多的用户体验?

      我越发觉得自己骨子里文人成份更多,现在也越发觉得在工艺美术和艺术生活方面的知识稀缺。对于工业设备类产品,尤其是在如今的智能浪潮,如果一直能有机会在设计中注入情感是最好,但是如今的大趋势无可阻挡,有人文的科技企业毕竟是少数。这点说来倒是很讽刺,工业设计本身很大应大众商业市场运作需求而生,如今我却对其这快时代的商业社会衍生的各种产品策略理论产生排斥感。当某一日我发现自己不得不在各种伪实体产品研发思想的淫威之下工作,所谓的设计成果也只是沦为满足纯商业社会的运作需求,我想那天也是我结束从事工业电子、电器设备类产品设计工作生涯的日子。

评论

© 嗨创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