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创新

立足工业设计,放眼创新发展。工业设计最新定义已上升到大系统思维的高度,传统工业设计时代终结。然而从理论愿景到实践应用并不容易,结合多年从业经历和跨界阅读,在未来我尝试建立一套新的实践方法论,并将其称之为“大工业设计”。

Ross Lovegrove和他的2014铝质椅所引发的

首先介绍下设计大师Ross Lovegrove,这位设计师公认的把有机形态运用得最出神入化的产品设计师,没有之一。大概介绍下他的履历:


Ross Lovegrove,1958年出生于英国威尔士港口城市卡迪夫,1980年毕业于曼彻斯特理工学院,1983年取得皇家艺术学院设计硕士。(哈哈,那年头我还没出生呢,其他具体信息可以百度百科)
下面是他的设计网站首页图:



看下他2014的铝制椅子设计:









       Italian furniture brand Moroso presented at the 2014 Salone del Mobile ‘Diatom’, a stackable chair designed by British designer Ross Lovegrove. Lovegrove has described how much during his boyhood he loved looking at the fossils that came into view in the rocks along the shore near his home when the tide went out.
       Ever since, those observations of that ancestral and mysterious beauty present in forms of nature have continued to illumine and inspire his thinking and the design projects he produces.    
       Diatom, a stackable aluminium chair, takes its shape from the frustum of a diatom, this primordial single-cell organism with silica skeleton found in bodies of water the world over. Refined ornamental geometry in three-dimensions, a marvel of structure devised from exploring the rules of mathematics that dictate the vegetative development of living organisms.
       Production adopts a technology developed in the automotive sector to reduce both the weight and the production cost of the seats; die-cast aluminum sheeting ensures the lightest weight and eliminates the need for steel while ensuring equivalent levels of performance.
(以上英文来自 www.urdesign.it)

      译文:意大利家具品牌Moroso在2014米兰家具展发布了一款由英国设计大师Ross Lovegrove操刀设计的可堆叠的铝制座椅——Diatom。(在采访Ross关于这款设计背后的故事时)他回忆了童年时期在家乡附近等退潮之后,经常去海岸上观察附在岩石上的海洋生物结构或者类似标本的事物。这些经历和所见的海洋生物的自然美感对他后续的设计项目提供了很多灵感。
      这款可堆叠收纳的铝制椅(在同类中央支脚设计的椅子中很少有考虑到收纳功能的),座位部分设计借鉴了硅藻类海洋植物的细胞表面特征和生长形态。(硅藻类植物是海洋中挺久远的单细胞植物,具体可以百度百科了解)当然不是简单临摹复制过来就可以的了,既有的自然形态特征需要进行提炼和再设计,并结合制造工艺通过CAID进行模拟测试,这样才能兼顾原始的概念呈现并解决相关的功能需求和工艺实现问题。
      此产品在生产过程中采用了一种全自动化成型技术,达到减轻重量和生产成本的目的。它所选用的压铸铝质片材可以同时满足重量要求以及和钢材同等的材料性能。
************
      当然,这篇文章的介绍比较简单,达不到我了解一款设计背后故事的目的,我继续搜集了相关的资讯,下面两张图片是一个米兰设计周现场博客记者Adeline Seidel与Ross Lovegrove的聊天式采访中关于这款设计背后的片段。






Ross讲的两大段大概意思:
1.Diatom这款产品主要是因为他(包括R&D团队)与Louis Poulson(一家拥有类硅藻表面特征的铝材一体压制成型技术的机构)的交流来往促使了这款设计的想法,这是一次将自然形态的形成和工艺成型实现在工业产品上进行的跨界尝试。这款椅子的重量轻、稳固、垂直堆叠收纳和单一材质一体成型等特色的实现均受到硅藻生物结构的启发,它们虽然几何机构复杂,但却充满了美感。另外对我来说,这款设计也受到Landi Chair的一体成型技术的影响,我一直都在考虑将这种设计思想进行重新诠释,因为现代座椅市场琳琅满目,但却没有继承这款经典产品。
(注:Landi Chair,1938年的一款经典座椅,有趣的是家具品牌vitra在今年米兰家具展中居然也展出了Landi Chair,这是无独有偶!后面会介绍)

2.这款产品的设计受到硅藻类植物的物理构造和自然形态美感的直接影响,但是这并不是最初的设想。最初座位部分设计模型是具有通孔设计的壳体,可以让空气和水自由通过(没有相关图片,不太清楚与最终产品形态设计调整在哪里),但是这个设想运用铝材很难实现,因而就转向现在的设计。如果我可以随意选择材料的话,我更倾向使用一种全新的陶瓷聚合物材料设计出另一个版本,那样最后成型出来的产品将更轻,并会带来一种全新独特的结合造型、材料、工艺技术和自然形态的美感。(看吧,其实大师也需要平衡一些限制条件来进行设计的)
************

下来介绍下Landi Chair的故事:



     Landi Chair,1938年由瑞士艺术家和家具设计师Hans Coray(1906–1991)设计,是瑞士国家工业产品象征之一(成为邮票图像之一)。这款设计开辟了单一材料一体成型先河(这个一体成型是三维铸造,不同于苹果的CNC方式),在20世纪的设计中有重要影响。它的材质全部是铝,结构非常简单,一对U形结构(兼有支脚和扶手功能)通过连接件焊接在一起,然后支撑起一体铸造成型的座椅面。上面的空洞不仅可以让空气流通,还达到减轻重量的作用。材质表面进行了防护处理,工艺创新、系统化的材料应用、极简的造型和低调的优雅特性让Landi Chair历久弥新。
     让Ross Lovegrove颇为兴奋和尴尬的是,2014年米兰家具展Vitra也同时展出了Landi Chair复活版,并与Davy(一款由Michel Charlot参考Landi Chair设计的桌子)摆放在一起(见下图)。这款桌子还是有自己的考量,只有中间一个空洞,目的是为了户外放置阳伞。也许这个是在向人们说,Landi Chair is coming back!




      很有意思,今年工业产品中貌似出现了一种复活潮流,前段时间德国家电品牌Braun将上个世纪由Diter Rams等设计大师设计的厨电产品进行了全新升级并发布,命名为Tribute Collection(见下图)。


      综合来看,在极其热衷追求新奇的现代工业社会,我们工业设计师也许不应该仅仅陶醉在全新的高端材料或者工艺,另一方面应该更注重人文情感的观察,在过去的一些经典产品中发掘价值点并加以运用,毕竟那些经典才是经过时间考验的,是纯粹的,而非现在的商业营销和炒作因素占了很大一部分。

评论

© 嗨创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