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创新

立足工业设计,放眼创新发展。工业设计最新定义已上升到大系统思维的高度,传统工业设计时代终结。然而从理论愿景到实践应用并不容易,结合多年从业经历和跨界阅读,在未来我尝试建立一套新的实践方法论,并将其称之为“大工业设计”。

委屈了!现代设计中的装饰元素

   开篇先看看下面两张图,一张是设计师通常认为装饰元素运用得比较好的,另一张是设计师通常认为装饰元素运用得比较肤浅庸俗或者无意义的。看完这两张图可以先做一个设计思考上的热身。


      年前HI-ID的一篇博文《今日设计中的装饰》(http://www.hi-id.com/?p=2741)旁征博引地对现代设计中的装饰进行了论述,以及通过一些实例设计对设计师在设计装饰运用中的心态目的进行了分析和批判。我对该文中的一些看法和见解有一定的共鸣,只是它最后的论点“应该放弃‘同是也是装饰’这样的看法,而是专注于设计的肉身化、具形化”我不是很认同,这种论调将设计上升到了一种玄学的境界,只能作为一种学术研究,对设计实践没有什么理论指导的效果。

      从事工业设计6年以来,我逐渐对设计的装饰元素的必要性有了一定的认识,HI-ID的文章最终观点我虽然不很赞成,但是引发了我的思考和总结。下面就简单说说我对现代设计装饰运用的见解与看法。

      装饰,是一种有目的地进行的修饰工作,人类动作由思想驱动,那么装饰就一定与人的情感表达密切相关,并且装饰最终的服务对象是人而非事物;设计,尤其是与产品相关的设计,它区别于艺术创作,因此它与商业活动也相互依存。那么我认为准确地说,设计中的装饰应该开始于彩陶文化(见下图),虽然那时的彩陶还算不上是工业产品,但起码具备一定的商品性质。


      设计中的装饰部分,有功能性的,有传达和烘托情感理念的,也有两者兼备的。我认为现代设计追求的“少即是多”、“至繁归于至简”等理念并非完全剔除和反对传统设计中的装饰。现代设计从传统设计中继承和提炼而来,那些借着这些原则批判设计装饰的人或许没有意识到现代设计本身就是一种装饰。现代设计师在设计之前,基本上都会先给出一些定义,比如时尚的、活泼的、前卫的、优雅的、自然的、内敛的、科技感的、女性的、奢华的、功能感的等等。这些形容词本身是修饰用,每个人来到世间,都是裸体,毫无装饰可言,随着主体的成熟,意识也随着凸显,便有了思想情感,便有了装饰,便有了这些形容词。也许现代人更内敛些,因而对装饰的需求从表面覆层渗入到了形体的轮廓,渗入到了内体。现代人便根据意识上的喜好逐渐将线条、材质、颜色都各自进行了分类,这些分类的依据便是那些形容词。

   工业设计诞生在近现代,从业者调用这些分类好的线条、材质、颜色进行现代设计的演绎。一个工业设计师在纸上画出草图之前对将要诞生的设计已经有着清晰的设计定义,在画出第一根线条,这个设计的某种装饰性就已经诞生。看看B&O,Apple产品予人时尚品质的装饰作用;Nike、Adidas产品予人年轻动力的装饰作用;±O产品予人平和朴实的装饰作用,诸如此类还有很多。IPHONE不需要再在机身背后印上鲍勃·迪伦;NIKE和Adidas鞋子不需要再在鞋面上印上科比和霍华德;±0产品不需要再在表面印上“禅”字。它们的线条、颜色、材质就已经足够达到这些装饰作用(见下面几张图)。


      从建筑方面来讲,从施罗德住宅开始的现代建筑构建方式就具备区别于古代、中世纪、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本身就具有现代感,它因此不需要别的装饰来重复传达“现代”这个修饰语。可是人们不满足于仅仅的一个笼统的“现代感”,它们需要细分的、独特的设计,这个对于产品设计亦然。那么从哪下手呢,毕竟现在还盖不出脱离牛顿力学的科幻式的构架。因而建筑的表面材质、外观呈现形体、建筑内饰给设计师们提供了细分和差异化的空间,这也是建筑设计师、室内设计师等职业存在的必要性。

   在平面设计方面也是同样的道理。

     那么,既然现代设计本身就具备了装饰性,为何仍然出现了许多被设计师不屑并笑称庸俗之作的滥用装饰的设计呢?

      不好的装饰真的就如HI-ID所说的是产生于设计清高与世俗之见的摩擦吗?产生于眼光短浅的功利心态吗?我对此有着不同的看法。

      现代设计本身虽具备装饰性,但是一般的消费者没有进行相关的设计理论知识培训,他们不知道何种设计代表着何种装饰性,他们只能依靠意识的判断。当然一些有涵养学识的消费者即使没有经过设计教育,经过日常生活的耳濡目染,也具备初步的设计装饰性判断能力。乔布斯内心应该没有把他的产品定位成奢侈品,因为美国售价并不很高,能够从容消费苹果产品的人群,应该具备可观的收入,应该属于社会中上层,应当有一定的内涵和品质感受能力(当然在中国大陆就比较复杂了),因而苹果产品外观上绝对不会出现普通电子产品经常出现的一些装饰设计元素。而普通的产品要面对的消费者层次就比较复杂了,哪怕具备了类似APPLE产品外观的外壳,还不一定能向它的每一个使用者传达品牌理念和价值。那么这些产品的外观就需要一些额外的装饰性设计来帮助外壳本身更清晰地向消费者传达外壳本身的装饰性,但是最后的外观在我们这些设计专业人士的眼里,就成为了繁复的、庸俗的设计,好比开篇的第二张图中列举的那些设计图。设计中的装饰部分还有另外一个存在的必要性,那就是商品差异化的需求,这一点在奢侈品设计中表现尤为突出,大家可以找出几个大品牌腕表的设计图,抛去外观上的各种装饰性设计,它们的表框和表带设计差异不大,因为只有这类线条和材质构成的外观才具备奢华、时尚等装饰性。如果没有这些表盘、指针、表带等部分额外的装饰性设计元素,那么你在腕表商场很难选择购买哪一款才比较好,哪一款才比较适合自己的个性。

      HI-ID那篇文章的引线是关于设计中“事权贵”和“开心颜”之间、“世俗”和“清高”之间是否矛盾的疑问,这对于设计而言,尤其是产品设计而言,我觉得是一个无需疑虑和讨论的话题。关于“何为工业产品设计”有一句我认为最通俗易懂的解释:研究和解决人与事物之间的关系和问题的交叉型学科。无论是从事实体产品设计,还是互联网产品设计,对于工业设计师最重要的一条准则就是“以使用者为中心”。一个产品设计师若还纠结在究竟是“事权贵”还是“开心颜”的矛盾之下,就算不上一个合格的设计师。设计师的职责是创造出对社会有贡献,对人类友好的产品,而不是在创造属于自己的艺术品,何来纠结于究竟是“要媚俗”还是“要保持内心清高”的必要?

      在中国大陆,包括我自己在内,产品设计师大多都是ODM型的,由于内心那股清高,有时候可能只是自恋,我们都习惯于将老板、业务人员等喜欢对自己设计方案指手画脚的人视作仇敌,觉得他们不懂设计,只知道一味媚俗。我们该深入思考下自己的生存要素了,什么“事权贵”、“媚俗”、“功利心态”等都只是不太成熟的心态,抵触这些就是在抵触商业,没有了商业,我们产品设计师就没有存在的必要性了,厉害的设计师能够很好平衡商业利益和设计纯粹之间的矛盾,这也是我目前的设计理念——平衡格物,只要我还从事工业设计,我就会一直遵循这个理念。设计师的工作成果只有在商业运作成功之后才有价值,否则就只能是充当自我陶醉的用品罢了。若真坚持觉得内心清高所产出的设计同样也有商业价值,那么你就去说服老板,说服业务经理,这也是产品设计师应该具备的营销能力,就像乔布斯在产品发布会上的发言风格。在国内工业设计对于大部分消费者还是一个陌生的概念,我们不去努力扩大工业设计对普通消费者日常生活的影响力,还要搞曲高和寡的事情么?

      从商业运作上来讲,我们这些现代工业设计师是幸运的,因为有了那些被前人定义好的装饰作用的线条、材质和颜色,我们只要善加运用就行了;而从哲学和美学的创造性来讲,我们又是悲哀的,因为我们只能在被他人早已定义好的装饰架构里玩耍,我们没有也无法去思考和打破这些既有的装饰元素体系。

      因而我认为,现代设计中的装饰,并非一定就是没有品位和内涵的设计师做出的庸俗的、繁复的产物;并非一个让设计师又爱又恨的、难以抉择的问题元素。在具体设计案中,你可以根据产品的最终定位和对象来决定装饰性元素的增减;可以根据品牌的价值度和理念所依来决定装饰性元素的增减;可以根据内心比常人更细腻的情感需求来增减,前提是你要弄清楚这些装饰的情感传达作用是否已经重复,若不重复,是否已经达到相应的美学层次。

      至此,你对开篇的两张图是否有新的认识和思考?

      当我们在评判现代设计上的装饰运用得好坏的时候,它们其实挺委屈。

评论
热度(1)

© 嗨创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