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创新

立足工业设计,放眼创新发展。工业设计最新定义已上升到大系统思维的高度,传统工业设计时代终结。然而从理论愿景到实践应用并不容易,结合多年从业经历和跨界阅读,在未来我尝试建立一套新的实践方法论,并将其称之为“大工业设计”。

当我们拥抱3D打印时,我们穿什么

       随着3D打印技术的发展和打印材料的不断丰富,越来越多的服装设计师尝试运用3D打印来寻求设计创意的突破,这如同我们产品设计师在新材料、新工艺里寻求设计创意突破的状况一样。现在国外有人提出当3D打印技术日趋成熟,人类是否会进入“数字时尚”时代?当服装设计师像我们设计实体产品一般在电脑里围绕客户模型进行服装模型构建,然后直接打印出完美贴合客户身材的服装时,这对传统的费时费力且考验设计师灵性的服装设计制作方式(描型做纸样-面料挑选和裁剪-模特试样,如此循环,直至满意之后再进行预缝)将提出挑战,因而后续的服装生产与销售也将面临这项技术带来的影响甚至变革。

       我们容易只看到每次服装秀后名设计师和身穿作品的模特们灯光下的风采,而作品背后设计师团队呕心沥血的付出鲜有他人能知晓,对于T台作品如何影响到普罗大众的日常穿着潮流趋势,非专业人士则更难理解。很多人会觉得那些时装周只是那些品牌的一场玩乐,那些设计前卫的衣服和鞋子也太夸张了,谁会在工作和生活中穿啊,根本就是浪费材料啊。其实我们每个人都与这些作品紧密相关,甚至不知不觉中做了剽窃这些作品设计元素的厂商的帮凶。那些杂七杂八的小厂商就不说了,这些年以ZARA、H&M为代表的快时尚品牌一直是抄袭事件不离身,虽有被罚款,但是款式类似其他品牌原创设计而售价便宜很多的服装已经赚得盆满钵满。

       对于目前日常女装女鞋主要销售渠道的电商来说,“爆款”是提高销售额的不二法宝,但是对于购买的消费者来说,购买时激动万分,到货后穿出门通常就是噩梦,除非你很乐意跟别人撞衫。我老婆曾经图实惠在天猫商城买了一件连衣裙,后来穿了一天再也不敢穿了,因为发现撞衫的老小女人一大堆,尴尬万分。服装类的大部分“爆款”商品原本就是用廉价面料抄袭他人畅销产品的款式,成为“爆款”后就丧失了购买正常商品的低撞衫率这最后一点独特性。

       有的线上线下服装业品牌做的风生水起,但是也有好多品牌日子不好过,身在厦门我更是有直观的感受。每年年末福建服装、鞋履、箱包行业各大小品牌都有规模不等的清仓销售热潮,去现场购买的消费者大多都是因为惊爆眼球的折扣,但我很少去买,因为实在很难挑出喜欢的款式。这些折扣商品多是因为库存过多、款式设计缺乏特色等原因而落得如此下场。我想象如果在数字化制造时代采用3D打印技术可以根本上解决目前时尚类产品的行业固疾,可以低成本设计和生产针对性强的多样产品,并在有购买行为反馈时再安排打印生产,真正做到有的放矢,就不会造成大量的贱卖和材料浪费。

       既然我们日常的服饰设计元素可以追本溯源到时装周和各个优秀的品牌发布会、时尚大片,那么3D打印技术对目前服装产业的影响也将从具有行业动态和消费者认知影响力的地方开始。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里工业产品有了相当快的发展,其中服装业也有不少开拓性的创新进展。19世纪中叶由于机械加工以及织布机设备的出现,服装业出现一大批的工人,这些工人只需会操作设备,而不再需要手工艺的技术要求。自从19世纪30年代尼龙、Spandex(弹性纤维,使服装更有弹性,舒适感更好)的使用,人造材料的研发就不曾停歇,直至目前使用的含有纳米材料的面料,可以防水且达到以最小的厚度保证保暖的目标。但尽管服装面料材料性能一直在持续研发创新,而面料的生产方式却一直没有改变,仍然是通过机器经、纬编织而成,是否数字化的生产方式可以彻底改变这一切?

       荷兰设计师Iris Van Herpen早在四年前就开始运用3D打印技术来实现自己部分创意十足的服装设计,最终的成品与其说是衣服,不如说是充满想象力的艺术品, Lady Gaga 和 Björk等喜爱前卫服装的明星都是她的客户。她的作品通常从一些充满视觉吸引力的动物的皮肤和昆虫的外壳纹理中汲取灵感,而且有的作品面料纹理和触感仿佛来自外星球。当然不得不承认她的大部分3D打印而成的作品目前还不适合日常穿着,但用于服装秀、影视道具等场景是非常合适的。Consortium of haute couturiers去年为了表彰她对高级女装设计界的贡献,颁发给她Young-talent 奖项以及奖金25000欧元。除了3D打印技术,设计师Iris Van Herpen还大量运用了服装以外的工业制造加工方式来制作特色的服装,比如注塑成型、激光镭射切割等,这些跨界的创新之举让她的裙装、夹克、衬衣、裤子作品有了令人耳目一新的质感,而且可以根据穿着者的身体形态和活动来呈现动态美感,如果感兴趣可以上她的作品网站看看,必应搜索Iris Van Herpen即可。


▲ Iris Van Herpen的3D打印系列作品


▲ Iris Van Herpen为United Nude设计并3D打印制作的鞋子。Photo © United Nude

       IrisVan Herpen并不是时尚界唯一尝试3D打印技术来实现设计的设计师,之前设计师Michael Schmidt和建筑师 Francis Bitonti就合作一起为脱衣舞娘Dita Von Teese量身定做了一套3D打印的连衣裙,非常性感和惊艳。这套衣服的肩膀部分设计非常抢眼,由3D打印的柔性塑料面料构成的形体完全根据Dita Von Teese的身体轮廓来构建,里面饰以12000颗施华洛世奇水晶,整件连衣裙犹如天造之物。而出生于以色列特拉维夫市的设计师Noa Raviv(目前在Shenkar设计学院学习时尚设计)以另一种相对内敛的方式将3D打印运用于服装设计,他用3D打印制作出最终服装想呈现的状态的骨架,然后将这个骨架缝制到丝绸和薄纱面料上。由于带有复杂精细的骨架,最终的作品可能不具备反复穿用的属性,但是完美呈现了设计师的创意理念,可以想象下图中模特身穿的上衣如果采用全部采用传统的打板缝制方式,工作量将非常巨大,对时装周类的服装秀、歌剧服装、影视服装道具等讲究精细艺术性的创作实现工作意义非常大。


▲ 脱衣舞娘Dita Von Teese(左)穿着量身定做的3D打印连衣裙。Photo © Francis Bitonti


▲ Noa Raviv的设计作品。Photo © Noa Raviv

       芬兰设计师Janne Kyttannen则对于改变传统服装行业模式更加充满想象力,他设计了一套产品(英文名称叫作“Lost Luggage Kit”,字面意思就是有了这套产品,就可以扔掉笨重的行李箱了,可以把它理解为我们现在用的U盘)来储存旅行或出差可能会用到的衣服、鞋子、包袋等产品的模型数据,若到达目的地后确实需要用到某个物品,只要去相关的3D打印店打印出来即可,如此一来以后长时间出差或旅行只需随身带些轻便的必需品,再带上“Lost Luggage Kit”,跟笨重的行李箱说Byebye。


▲ 出差或旅游可以把类似这些可能用到的物品打印图档全部放进“Lost Luggage Kit”

       相较于Iris Van Herpen和Noa Raviv的设计目前偏好走在服装数字化生产的前卫边缘,英国的顶级毛衣品牌Pringle of Scotland则将3D打印技术开始运用于大众女性成衣市场,以试探女性消费者对科技化时尚风格的反响。该品牌在去年就有推出一系列局部运用3D打印塑料面料的服装,这种塑料面料不像普通的服装金属、塑料类饰片只是单纯贴附在纺织面料上,它具有传统面料般的柔韧性,与传统面料二次混合缝制在一起后仍然可以很好适应人体轮廓。当我再看到那些整合太阳能电池的夹克衫作品,猛然感到这正为智能穿戴元素在服装上的无缝整合运用揭开序幕。


▲ Pringleof Scotland品牌的局部采用3D打印技术的服装。Photo © Pringle of Scotland


▲ “ Wearable Solar“太阳能模块服装。Photo © Mike Nicolaassen

       可能前面的一些前卫的3D打印服装设计作品和Lost Luggage Kit产品目前听起来犹如乌托邦一样,那我们就谈一谈更细致且已处于研究试验阶段的部分——Smart Texile(智能面料,也叫作智慧型纺织品)。这类面料由传统纺织材料、新的非纺织材料、电子(传感器)模块等部分组成,可以感知所处的环境并进行自学习和交流、储存热量并监测人体的状况。说到这里很多人会觉得眼熟了,这正是现在一些智能手环、手表等等之类的穿戴产品所宣传的功能,目前智能面料的研究试验主要用于医疗行业和运动员服装。位于德国邓肯多夫(Denkendorf)的ITV研究所(Institute of Textile Technology and Process Engineering)研发了一套可供新生儿穿的智能套装,用来监测新生儿重要的身体健康指标,这对于护理或治疗一些先天性不足的婴儿有很大的帮助。德国足球队则让球员穿上由Adidas研发的智能面料运动服来训练,在每次训练结束后生成的球员奔跑速度、心率、运动量数据都可以供教练分析使用。除此之外还有一家名为 Lindelucy的巴西公司采用智能面料来生产女性贴身内衣裤,可以内置GPS系统,我想这对于提升治安欠佳地区的女性安全问题非常有效,同时应该也可以应用于儿童。


▲ ITV Denkendorf研发的儿童监测服。Photo © ITV Denkendorf


▲ Adidas研发的“MyCoach”运动服装。Photo © Adidas

       当3D打印的成型技术逐步成熟,打印应用材料不断丰富,足以让传统纺织面料与含电子技术成分的非传统面料配合得俞加成熟。如此看来,目前大部分智能穿戴产品终究只是过渡性产品,我们可以把他们看作一种经济模式的运作,而最终将会被智能面料取代,因为我们出门可以不戴手表、手环等各类目前抄的火热的小产品,但是不可能不穿衣服。当那一天还未到来,在目前硬件智能化浪潮下,我们只好去忍受大部分厂商在一些没有短期、长期积极意义的终端应用方向继续去浪费时间、人力和资金做一些愚蠢的产品。

       我也不会一味迎合所谓的高科技,就像电子书不会完全终结掉纸质书,而且那些没有收藏价值的书籍只出版电子档的话,对地球林木资源也是一种节省,这不仅给了我们更多的选择,而且让原本传统的宝贵本质变得更加纯净、让人珍惜。我不知道我们到那时候会不会腻烦绝大部分人都穿着由3D打印的服装,但是能明确的是我们绝对抵挡不了在秋冬来一件自然材质的呢子大衣的诱惑。

       山本耀司曾经说过:“服装可能是人类最后一个手工艺文化,即使一根线,也要注入生命。”联想一下我们生活周遭中传统手工艺匠人和精神的逐渐消亡,这句话一点都不是危言耸听,我们绝不会无脑吹捧“数字化时尚”时代的3D打印制衣技术完全取代传统服装制作模式,但是绝对支持它的确可以为根除传统服装制造业的顽疾带来很大的希望,努力让每一件衣服都能贴切真实需求,不滥造,不贱卖,且充满个性,同时还可以逐步让高级定制充满了各种积极意义和可能性。

       我们经常看到服装设计师借鉴经典产品、建筑设计元素来进行服装设计,或者工业产品设计师借鉴时尚界时装周新品的颜色、图案和纹理来进行创意突破,但是除去极其少数全能型设计大师,基本没有听说过服装设计师和工业产品设计师各自完全跨界独立完成一个项目。我想根本原因在于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创作模式,而3D打印制衣技术让我有了一份希望和自信去完成一套服装的设计与制成,我希望国内可以开放地跟上3D打印技术的发展,好让自己在尚有气力进行设计创作时来尝试一番。


*********************

特别鸣谢:StylePark

评论
热度(3)
  1. 咸一嗨创新 转载了此文字

© 嗨创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