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创新

立足工业设计,放眼创新发展。工业设计最新定义已上升到大系统思维的高度,传统工业设计时代终结。然而从理论愿景到实践应用并不容易,结合多年从业经历和跨界阅读,在未来我尝试建立一套新的实践方法论,并将其称之为“大工业设计”。

小记:知识的“营养不良”

       最近的一些工作和生活上的感触促使自己统计了一下书架和豆瓣阅读里的书籍清单,除去以前在电驴火热时期下载阅读的盗版PDF电子书资料不算,毕业后阅读情况大概的数据统计如下图。从图中一眼就可以看出产品研发设计类书籍占据了我绝大部分的时间,因为营销经管、建筑、育儿和部分畅销书籍是这两年才开始进入我的阅读清单,加上毕业后一直从事产品设计工作,”设计“这二字在我人生中占着极大的分量。


       以这近九年来的工作体会,作为普通的企业设计师在专业上的过度耕耘,带来的回报远远跟不上付出,同时也让自己很少参与其他生活话题,比如体育、汽车、房产、理财等等男人比较热衷的几个方面。尤其是理财方面一直是我最不屑参与的话题,觉得谈钱挺俗气的,而且自己也没啥闲钱可理的,而现在有了完整的家庭之后才开始深深体会到财务对于生活的影响是潜在而长远的。理财的人都知道这句话”财务不自由怎么有生活的自由“,现在我内心却也有句话越来越强烈——财务不自由怎么有生活的自由,生活不自由怎么有设计的自由。
       这设计的“自由”如何理解呢?产品设计不同于艺术创作,因此“自由”绝不是强调随心所欲,完全无视市场和用户。对于我自己来说,这“自由”意味着能最大程度利用自身所学先做好完善的产品定位再进入具体的设计工作,然后在不影响易用性的前提下,加入自身的一些文化认知元素,而在企业实际工作中这个“自由”的愿望很难实现,在国内互联网产品公司可能实施得比较好,但是实体产品行业大多都不愿意花人力和时间去做这个产品定位的工作,有了初步模糊的市场认知之后就开始强迫设计师进入所谓的“创新”阶段,没有充足的前段研究做铺垫,设计师只能凭借自身能力和知识面尽量站在用户角度去创新,最终难免出现一些纰漏之后,决策层最后往往又会怪罪于设计师,真是无奈得很。产品在他们眼里往往只是价值交换的盈利载体,而无视实体产品的社会意义与人文价值性,因此我坚持从事实体产品设计的期望之一——在设计中加入文化认知引导性就更加难以实现了。我在设计专业上钻研得越深,这种无法付诸现实的无奈越让我痛苦,一件自认为很有意义的事情却好像吸毒一般。
       以前以为最近的这种感受可能只是处于职业瓶颈期的原因,但通过跟一些在国内知名企业譬如海尔、美的、格力等等工作过的朋友了解之后,现在我清晰认识到这根本不是瓶颈,而是触碰到了国内大部分企业设计工作的天花板。我之所以只敢说是“大部分"企业,因为我毕竟一直只在厦门的企业工作,非一线城市不具有全国的普遍代表性。在我厦门这些年的职业生涯里,目前所在的公司算是给我自由度最好的,但离我理想中的自由度还有一定的距离,而放眼看其他厦门企业目前的状态,很难再有吸引我加入的产品研发与设计模式。我也考虑过既然无法改变企业决策层的理念模式,那就自己成为决策层,从而规范企业的研发与设计工作,而对于一个重视“形而上”的国度,纯粹从设计师晋升至决策层的人简直是凤毛麟角。当然我也意识到自身的知识面不够,这两年我开始涉猎营销经管类的书籍,希望可以增加与决策层进行产品讨论切磋的机会。我以前以为很大方面可能是沟通上的问题,但是当对方一直把你当做只是擅长外观造型的职员时,那些所谓的职场沟通技巧完全派不上用场,因为没人愿意听你讲造型美感以外的观点。对于一个几十年前还处于计划经济时代的国家,工业设计的相关思维理念本身就是一种前卫的意识,从事工业设计就等于是与计划经济时代以及改革开放后的试验田式的中国商业模式遗留的弊端进行对抗。短期看来这个对抗胜算很小,我们现在所做的从好的方面想就是为未来的年轻设计师作铺垫。
       我现在开始明白当认真阅读完一本有价值的设计书籍之后,其实我的思维境界已经接近并可能超过作者,只是我们很难像作者那样有实际的项目机会去实践,而且相应的项目资源配备也不同,加上自己理解并实践的能力还不够,最终的成效也就参差不齐了;我也开始明白以往在类似主题的专业书籍中对比学习研究或许是一种时间精力上的浪费,比如我还特意分别购买了唐纳德·诺曼和戴力农各自出版的《设计心理学》并研究两位的观点有什么不同,其实对于侧重普遍实践操作性的设计具体工作来说两者的观点没有差异,至于学术上的差异应该是那些待在象牙塔里的设计系老师该干的事。
       每每说起要在我的设计作品中多少融入一些文化认知引导的元素,但是这背后其实需要很大的付出。如今设计的商业化成分越来越浓,全球产品设计的同质化也越来越严重,要追求文化认知引导的原创性,很多时候要与企业决策层和消费者认知进行对抗。我已经深深体会到这项工作靠一己之力是多么地艰难,更何况自身的文化底蕴沉淀也还不够。
       从小画画一直是我的爱好,而与之相关的科幻类书籍现在阅读量少的可怜,回想高中那会我的两大类课外读物之一就是《科幻世界》杂志,每期的封面故事和其中的插画都是我的最爱,而这些年来与之早已形同路人。CG创作需要很深的文化底蕴和多方面素材,而我现在只能对着其他牛人的作品或者电影、动画、游戏的插画和海报来临摹练练手,要谈及创作真可谓心有余力不足。
       由于自身的执着而导致了知识涉猎的偏袒,从而显得知识类别上“营养不良"。
       从此文发出后开始,合理分配下过多花在设计上的业余时间,多一点陪家人谈谈心的时间,多了解一些其他领域的事情,让自己在生活里多一点随和性。阅读上尝试多涉猎一些艺术、音乐、人文生活方面的书籍,补一补在自身在艺术熏陶和生活美学上的不足。培养一下譬如摄影、钓鱼、轻度运动等户外活动。没有必要那么抵触理财、致富方面的东西,《富爸爸》系列和《小狗钱钱》系列也挺值得阅读与思考的。
       希望再过几年我的阅读清单整理成饼图时,每块的面积会变得平均一些。

评论(3)
热度(2)

© 嗨创新 | Powered by LOFTER